草根创业者、精英创业者与海外创业者有什么不同?

()

一直在关注这三类创业者在不同行业中的成功概率和他们行为模式的不同。比如:

为什么草根创业者在成长期更喜欢配置背景华丽的团队?

为什么精英创业者更愿意卖掉自己的公司?

为什么海外创业者更难被投资人打动?

……
这篇文章总结了我对这三类人的观察和见闻。

草根创业者

首先要说明的是我定义的草根创业者并不一定是低教育背景人群,而是指那些从小的家庭出身和社会背景在中产以下,获得比社会平均水平更少的认可和更少的机会

这样定义的原因是草根创业者往往伴随着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和这种不安全感导致的强烈的向上攀升的冲动。由于这种冲动往往是青少年时期定型的,伴随年龄的增长也容易习惯性地延续,所以这类创始人的自发驱动增长力是最持续的。

他们往往不怎么追求生活的其他享乐,因为做企业本身就是他们最大的快乐源泉。一位老外同行曾经这样给我表达过他的困惑:一般的创业者挣钱后总要花钱享受生活,而他(一个中国草根创业者)好像不需要,他们赚到钱后数一数钱高兴一下,然后继续工作。。。

草根创业者、精英创业者与海外创业者有什么不同?

电视剧在远方中,刘烨饰演的草根创业者吃苦耐劳,在快递行业借着电商发展的机遇成功建立起了自己的快递公司

我们可以轻易的从初创企业的财务报表的费用明细中分辨出哪一家公司属于“草根创业者”, 因为草根创业者开给自己的工资一般远低于精英创业者,其成本管理意识也高于精英创业者。

我曾经问过一个创业者获得融资后准备给自己开多少工资,没想到他的回答是“无所谓,我原来也没找到过什么好工作,就没有拿过高工资”。财务尽调资料显示这个创业者很少住200元以上的宾馆,经常安排团队坐深夜的绿皮火车穿梭于各大城市(他说因为跑得慢好过夜省了酒店费用),而这家公司现金流却好得出奇。

草根创业者一般拥有更好的社会情商,更强的抗打击能力。拥有这些优点的同时,他们也有一些共有的弱点

1、草根创业的成功更多的体现在大消费领域,一些需要特殊资源和特殊信息的行业,并不适合草根创业者,尤其不适合那些缺乏入门导师和早期资源积累的草根创业者。

2、与精英创业者相比,很多草根创业者勤勉而不知道自己的能力边界,他们历史的成功记忆会让他们觉得他们干任何事情都能成功,因此更难与他人展开开放平台级别的合作

3、多数草根创业者最大的跨不过去的坎在“小成则满”或“未富先骄”心态。由于他们普遍缺乏来自内心底层的自信心,一旦企业小有规模或首次融资成功时,他们通常会在经营和生活选择中干一些“好看而不中用的事”。例如,在用人上雇佣一些背景好看的高层,由于这些人的工作文化与原来的系统难以融合,这些升级努力基本都以业务下滑告终。我曾眼睁睁看着一位创业者在业务刚开始高速增长时整天感叹太累,找来一位背景好看的CEO,然后开始了玩豪车、玩三流明星圈、去美国乱投资的转变,不到两年企业就因为那位CEO拿巨额回扣和投资失败灰飞烟灭,最后不得不重新开始。

精英创业者

良好的教育背景,大公司经历,社会给予的更多机会往往是精英创业者的标签,在他们当中还有一部分有海外的学习和工作经历。看上去他们应该拥有比草根创业者更多的资源、更全面的决策背景信息、更好的决策模型,因而理应拥有比草根创业者更高的创业成功率。

然而至少到今天为止,国内外的分析数据并不支持这一结论。那些成功的创业者往往不是某一圈层中的精英分子,而是那个圈层的边缘,如果我们把精英和草根作为一个圈层里的相对概念,那么成功的创业者,往往是传统圈层中那些不成功的种群。

那么在现实中,究竟是哪些因素导致了这种现象?

1、 精英创业者往往有较多的机会可以选择,太多的退路意味着创业不一定是背水一战,因而更容易放弃,而创业恰恰是一件需要韧性和坚持的事情,机会太多意味着遇到挫折就会想到其他机会,最后容易在机会中做平台之间的移动,而非自立门户。

2、一开始容易把创业成本搞得太高是很多精英创业者失败的原因,我的一个朋友曾经让我对他的创业计划提些建议,这位老兄博士毕业,是一个知名金融机构的高管。他创业时带了原来大机构的原班人马,我看看他的预算和业务规划就知道必败无疑,人均月工资6万以上,每人还有两万的“置装费”,即服装预算,健全的管理制度配以平庸的产品规划……不夸张地说,他几乎完美符合高管创业失败的所有条件。一年多后不幸被我言中,他再出发时不得不从全新的小团队开始。

3、一位投资人曾经给我讲过他的一个观察结果:海归创业者更愿意把公司卖掉提前变现。其实这也非常好理解,精英创业者有过更多的见识,这也意味着他们见过什么是更好的生活享受,他们就更难抗拒人性中希望更早套现享受生活的诱惑。尤其是“精英的眼界”和“贫困的记忆”一旦在一个人身上产生结合,想立即变现的欲望就根本不可能抑制。


我曾经见过一次涉及十多亿交易金额的股东会对决,与投资人一起投票想立即变现的股东全部来自于有贫困记忆的高教育背景海龟(因为股权激励得到的股权),投反对票的创始人逻辑也很质朴:他说我不知道卖掉公司以后该做什么,也想象不出失去公司以后的生活。

4、一般认为精英创业者具有更广阔的决策背景信息和更专业的决策模型,因为在经营选择上更容易有先机。但现实中精英创业者的信息优势未必是绝对的,比如一个一线城市的二代创业者对某个圈子的行为模式是熟悉的。

我曾受一个创一代之托帮助说服二代接班家族生意,接触之后发现这位二代小兄弟可能很难接班,因为他在很贵的餐厅点菜也从不看价格,这样的行为模式如果接班奢侈品还有可能玩玩,但他家从事的是大众消费品生意,而他初中就去了英国,生活举止已经练出了他崇尚的英伦腔调,对他家族企业里的工人和消费者完全缺乏基于共同生活场景的想象力。果然这位二代小兄弟接班后发动了轰轰烈烈的产品升级运动,结果是把大量的现金变成了库存。

每个人对一个群体的评判往往来自于自己的经验,我不了解整个VC行业的情况,但我自己亏给精英创业者的钱肯定是多于草根创业者,他们比草根创业者也惹出了更多的麻烦。

经常有人探讨目前全球各行业的超级大公司、大平台如此强大,草根创业的黄金时代是不是已经过去?我的看法是,中短期的角度可能如此,但大历史的规律永远是边缘战胜中心,草根颠覆建制。因为环境总在变化,大公司、超级平台这类系统最难适应生态环境的变化,因为复杂系统是骄傲和顽固的,也是最脆弱的。

海外创业者

海外创业者是一个多样化极高的群体,比如美国的第1代移民和第2代移民创业者在思维和行为模式上有很大的区别,欧洲、北美和以色列创业者也很难有太多可比性。所以简短的描述出海外创业者的特征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所以在这里我仅仅分享一些对我触动比较大的体会:
首先再定义一下我们这里所说的海外创业者不是根据种族和语言来划分的,而是指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形成时期的文化土壤。比如一个从小在美国长大常青藤本科的毕业生与一个中国接受早期教育然后又毕业于同一学校的研究生可能就是两种不同的动物,因为早期文化环境的不同,会带来行为模式的巨大差异。

草根创业者、精英创业者与海外创业者有什么不同?
草根创业者、精英创业者与海外创业者有什么不同?
草根创业者、精英创业者与海外创业者有什么不同?

剧中快递公司的早期投资人属于海归二代精英,尽快在缺衣少食的非典隔离期间,仍然坚持每天西装革履,早餐的白馒头要以西餐的方式用刀慢慢切开,优雅地吃,因此被创始人讥讽为“还是不饿呀”

如果要我说一个最值得中国人注意的海外创业者特点,我可能会说那是那种深入思维DNA的边界原则,如果说利益可以驱动任何创业者奋勇向前,那么你会发现欧美创业者更容易因为利益以外的东西止住脚步或改变方向。我经常会听到他们说:我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样违背了什么理念。而这样一种思维模式并非永远呈现出积极的一面,有时也显得是缺乏深入思考而导致对自己的理念盲目自信。

不少中国投资人在国外常常习惯于用中国巨大的市场去激发老外的被投资需求。但一阵忽悠以后发现对方并没有流露出多少兴奋的目光。我在最开始管理美元基金的时候也有同样的苦恼:一开始难以说服老外接受中国背景资本的投资,尤其是保守的北美东岸地区,很多人会对可观的商业前景报以审视,后来我发现这样的路径不对,于是换了一种沟通方式,首先告诉他们哪些事情我们不主张,不会做,让他们认识到你和他们一样有原则和边界。这时候他们往往才会开始跟你有真正的交流。


这样的体验让我深深感到宗教文化对西方教育体系和思维模式所带来的影响。因为从犹太《塔木德》,旧约的《十诫》开始,宗教一直在告诉人们什么是边界,教育和文化塑造的楷模也都是那些因为坚持信仰而放弃诱惑的人,这样的文化会熏陶出一批对金钱和财富以外的力量倍加推崇的人,让那些非常年轻的创业者在面对人生重大选择时显得成熟和有节制,这与中国创业者太强的利益驱动形成了对比。

可能还有另外一个例子很能说明宗教文化对商业的影响,我重复的听到海外创业者讲过同一模式的创业故事:也就是他们如何在一个weak time(脆弱的时刻:比如生病、车祸、意志消沉)突然得到灵感,因而创立了一个公司或一个品牌,从而拯救了自己和他人。而这种类似于“韩剧三宝”的故事模板非常类似于宗教拯救众生的传教士模版。

另一个让人触动的是海外创业者的全球化意识。这在一批高素质创业者中非常普遍。由于文化和语言中自带的全球扩张基因,他们往往四五个人的小团队一开始创业就带有全球市场愿景。西方知识创业者往往没有中国知识创业者那种历史负担,不少中国经营者思维的历史深度往往止于中国历史,宽度止于中西文化博弈中的格局。而西方知识创业者的思维历史的参照坐标经常是人类历史甚至是生物演化史,像马斯克这样的思维,宽度已经不再局限于全球,而是成为多星球物种。

一个人的创业格局往往取决于他能看到多深邃的历史,见过多宽广的世界,以谁为榜样激励自己,能想象出什么样的未来。写这篇随笔时正值70周年国庆,一个能引领全球创新的国家需要一批又一批新企业群星般崛起,这批企业背后是培育新创业家的文化商业生态环境,我们是否准备好了这样一个生态环境,让新一代创业者看到更深邃的历史、见识更宽广的世界,想象更精彩的未来?有能力、有工具去布局那些人类商业领袖应该占领的关键价值高地,这不但是所有创业者的正道沧桑,也是投资界、文化教育界和政策制定者应该思考的战略性问题。

共计人评分,平均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很抱歉,这篇文章对您没有用!

让我们改善这篇文章!

告诉我们我们如何改善这篇文章?

二线网(EXMM.COM)所分享发布的内容,部分为网络转载,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并致歉!。发布者:二线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xmm.com/2405.html